(完结)季浅瑶乔越恋恋不能忘最新章节-恋恋不能忘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2 16:02

季浅瑶乔越是小说《恋恋不能忘》中的主要人物,这里为您提供季浅瑶乔越恋恋不能忘最新章节!恋恋不能忘精选:季浅瑶本想说公寓的地址,突然转念一想,想到一件需要证实的事情,脱口而出,“附近的大医院。

恋恋不能忘
推荐指数:★★★★★
>>《恋恋不能忘》在线阅读>>

《恋恋不能忘》精选章节

乔家别墅。

金碧辉煌的大厅内,金箔色奢华的真皮沙发上坐着年迈的乔老夫人和乔一川。

季浅瑶紧张地站在乔亮身旁,对沙发前的两位长辈微微鞠躬,“奶奶好,叔叔好。”

因为乔越上次欺负季浅瑶的事情,大家都觉得亏对她,老夫人慈祥的做出请的动作,“瑶瑶,你坐吧。”

“谢谢奶奶。”季浅瑶浅笑着点头。

乔亮领着季浅瑶在沙发上坐下。

乔一川虽然退休在家,但领袖气魄依然不减,目光冷厉,面容严峻。

相反老夫人就显得十分慈爱,眯着小眼睛,嘴角噙笑,对任何人都像含着蜜糖似的傻笑。

乔亮清清嗓子,坐姿笔直,对准他父亲和奶奶说,“我想跟你们说件事。”

乔一川目光如炬看着他。

老夫人比较好奇,“什么事?”

乔亮:“我跟浅瑶的婚礼会如期进行。”

老夫人本来慈爱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目光变得清冷,纠结地看了看季浅瑶再看看乔亮,似乎有所顾虑。

乔一川冷笑一声,带着讽刺的语气问,“那个混小子都跟浅瑶发生过关系了,你还结婚?”

说起这事,乔亮脸色骤变,放在膝盖上的拳头紧紧握住,手臂上青筋隐隐若现,周身散发着愤怒的气场,一字一句冷冷道,“之前是我的疏忽,让他有机可乘,但是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季浅瑶心里异常难受,其实她也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像一个疙瘩烙在心房里。

她缓缓低下头,深呼吸一口气,紧张的手微微颤抖着,乔亮突然伸手过来,一把握住她的手,把她本来不安的心安抚下来。

老夫人沉默得让人心慌,没有半点笑容。

乔亮握住季浅瑶的手,清冷的语气带着谴责,瞪着乔一川道,“这一切都是爸的错,如果不是你,我妈就不会离开家,如果不是你,就不会有那个野种,更不会让那个野种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毁了浅瑶也毁了我。”

乔一川一直觉得亏欠了前妻和前妻的两个儿子,所以在气场上是很怕他们,被责怪也从来不敢吭声。

听到最心疼的小孙子被骂野种,老夫人脸色愈发难看,她冷哼一声,拿着拐杖站了起来,气恼不已:“我是你口中那个野种的奶奶,所以也是个老野种,不配跟你们坐在一起。”

季浅瑶眉头精蹙,生气的抽出被乔亮握住的手,“亮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乔越呢,纵使他很坏,但也是你亲弟……”

“他不是。”乔亮怒目而视,对季浅瑶低嚎了一句。

季浅瑶心里微微一颤,错愕的看着乔亮。

老夫人扶住拐杖,对着季浅瑶倒是讽刺了一句,“瑶瑶你也好不了哪里去,还不是一样骂我孙子是野种,说话比刀子还要伤人。”

季浅瑶一脸迷茫,委屈的看着老夫人,“奶奶,我什么时候骂乔越野种了?”

这个词太伤人,特别是乔越这种敏感身份的人,再怎么恨他,讨厌他,也不会骂这个恶毒的词。

老夫人本来想走的,听到季浅瑶不认账,生气的坐了下来,数落道:“我小孙子从小调皮捣蛋,但无论遇到什么挫折,他从来不哭,我第一次见到他躲着房间偷偷哭,是因为你说他是野种。”

季浅瑶惊愕得目瞪口呆,她完全没有记忆,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么恶毒的话,沮丧地摇头,“没有,奶奶,我没有这么骂过,我没有啊……”

“可能你还小,不知道这话多伤人,身边的人一直灌输你不好的观念,耳濡目染,自然受影响,不记得也正常。”老夫人说着,目光投向了乔亮。

季浅瑶整个心情都沉了下来,她只记得从自己懂事开始,对于乔越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但乔越是个冤魂不散的家伙,从来没有放过她而已。

乔亮靠在沙发上,眯着冰冷的眼眸,很是不满的质问老夫人,“奶奶,我和二弟也是你的孙子,我妈为乔家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怎么你就一直偏袒乔越?”

一向爱笑慈祥的老夫人,此刻怒了,气得火气攻心,“我没有偏袒谁,你们两兄弟也好,乔越也罢,或者是清纯,都是我的孙子孙女,我一样都疼爱,但是你们总不能一直这样骂他。那是上辈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他做错什么了,让你们从小一直针对他?”

乔亮气得脸色发黑,音贝飙升,怒吼道,“如果没有他,我妈就不会离婚,更不会抛弃我们两兄弟。”

老夫人气得急喘,薄弱的身子微微颤抖,目光含泪,声音也跟着飙升,“那是你爸爸跟你妈之间的问题,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乔亮冷哼一声,“怎么没有关系?没有第三者,我的家庭就不会破裂。”

老夫人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季浅瑶慌了,拖着乔亮的手臂,“乔亮,别再说了。”

乔亮并不服气,把气撒在老夫人的身上,“这是爸的错,更是奶奶的错,当年只要把乔越送到孤儿院,我妈就不计前嫌原谅爸的,我的家就不会散,是你固执的要把那个野种留下来。”

季浅瑶见老夫人脸色愈发苍白,气得一直在颤抖,而乔亮眼里只有仇恨和愤怒,根本看不到老夫人的状态已经很糟糕了。

乔一川默默低着头,用手捂住脸在叹息,在忏悔,在愧疚……

季浅瑶急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乔越的身世原由,就如奶奶说的,那是上一辈的情仇,乔越又有什么错?

她猛的站起来,冲着乔亮怒斥道,“别再说了。”

说完,她立刻冲上老夫人面前蹲下,紧张地摸着她的胸口安抚,“奶奶,别气了,你平静一下,别气坏身子了。”

乔亮这时才安静下来,乔一川抬头,这时才发现他母亲怒火攻心,一直在颤抖。

两男人都愣住。

老夫人平静下来,深幽浑浊的眼眶里溢出了泪水,哽咽道,“对,都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把我孙子留在这个家,让他到孤儿院多好啊,在孤儿院至少他会更幸福快乐。”

望着老夫人晶莹剔透的泪珠,还有那发自内心的独白,季浅瑶被深深地触动,心脏微微一紧,抚摸老夫人的手掌也跟着僵住了。

季浅瑶一时半刻没有办法回过神,心底涌动着淡淡的忧伤。

是经历多大的伤害,老夫人才说出这样的话,让乔越去孤儿院会比在乔家幸福快乐?

但回想自己,一个外人,只是乔清纯的朋友而已,也曾经说过乔越是野种这种恶毒的话,可想而知乔越的童年是如何度过的。

或许,她现在可以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来解释乔越为什么从小到大一直欺负她。

因为,她曾经也很恶毒的说过一些话伤害过他。

这一刻,曾经受过的那些委屈,瞬间变得不那么委屈了。

季浅瑶深呼吸一口气,压抑着心底沉重的不安,扶住老夫人的手臂,“奶奶,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老夫人抹掉眼泪,被季浅瑶扶住缓缓站起来。

乔亮冷静下来,变得柔和,连忙站起来冲到季浅瑶身边,“浅瑶,我来扶奶奶进去吧。”

老夫人刚想开口,季浅瑶便冷冷喷了一句,“不用劳烦你了,请你以后跟奶奶说话温柔一点,她年纪大了,禁不起激动。”

乔亮顿住不动,沉默了。

季浅瑶扶住老夫人缓缓走向房间。

进了房间,照顾老夫人躺到床上,季浅瑶忙碌着给老夫人找来定心丸和水,喂她吃过后,给她盖被子,抚摸心房。

老夫人握住季浅瑶的手腕,温和的目光看着她,呢喃细语,“瑶瑶啊,我小孙子其实是个很单纯善良的男人,我不相信他会强了你,我更加不会相信你勾引他,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单纯善良?

季浅瑶听到老夫人把这个词用在乔越身上,突然有种违和感,觉得可笑。

但她知道一个人的傲慢与偏见是影响很多主观臆断。

她知道自己对乔越有偏见,所以现在不想评论乔越是什么人,以后会抛开偏见,凭心去评论一个人的好坏。

季浅瑶拉来椅子,坐到老夫人身边,润了润嗓子,轻声问,“奶奶,你是不是不想我跟亮哥结婚?”

乔老夫人摸着季浅瑶的手,叹息道,“瑶瑶,我知道你喜欢我大孙子,你觉得他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但我觉得你跟我大孙子之间不是爱情,你们只是各有所需而已,以后你会明白奶奶的意思。”

季浅瑶不服,很是肯定的说,“奶奶,我真的喜欢亮哥。”

老夫人从鼻腔哼出一个单音,瑶瑶头表示不赞同,“我是过来人,我能看得出来,你喜欢我大孙子纯粹是喜欢,因为他一直就像个哥哥关心你照顾你,成熟稳重,有上进心又会体谅人,所以你觉得他很好很优秀,喜欢他也很正常,但是你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老夫人的话让季浅瑶发笑,她明白自己的心,所以不想跟老夫人在争这些无谓的。

“奶奶你睡吧,你睡着了,我才出去。”

老夫人蹙眉,不满的问,“你觉得我说得没有道理?”

季浅瑶摇头浅笑,敷衍道,“有道理,非常有道理,奶奶你休息吧。”

这么明显的敷衍,老夫人更是不满意,气势如虹的反问,“你跟我大孙子在一起,有没有脸红得全身发热的时候?”

季浅瑶懵了。

“有没有心跳加速,紧张得没有办法呼吸的时候?”

季浅瑶张开嘴,欲言又止。

“有没有想念得彻夜难眠的时候?”

张开嘴哦了很久,季浅瑶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回答,便说了一句:“那是因为我们太熟悉了。”

老夫人笑了笑,印证自己猜对了:“这跟熟悉度没有关系,等你以后遇到能让你有这种感觉的男人,你就知道喜欢和爱之间的差距有多远,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感情。”

季浅瑶无奈的叹息,“好,我知道了,奶奶你睡吧。”

老夫人缓缓闭上眼睛。

房间虽然已经安静下来,但季浅瑶心乱如麻。

走出老夫人的房间,乔亮正靠在墙壁上,见她出来很是紧张的上前,握住她的手,“浅瑶,你生气了?”

季浅瑶抽出自己的手掌,轻盈的语气没有温度,“你为什么不问问奶奶身体有没有大碍?”

乔亮一愣,又问,“奶奶没事吧?”

不知道为何,季浅瑶总觉得乔亮并不爱自己的奶奶和爸爸,但听了刚才的争执,也可以知道什么原因了。

“没事。”季浅瑶说着,走到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包,乔亮跟在她后面,她淡淡的说,“我先走了。”

“我送你吧。”

季浅瑶拿着挂包转身看着乔亮,还被刚刚的事情影响着心情,态度冷淡了些许,“不用了,你去看看奶奶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我们的婚期……”

乔亮还没说完,季浅瑶深深叹息一声,显得无奈,“你跟你的家人安排好时间再来通知我吧。”

说完,季浅瑶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口。

乔亮自知季浅瑶心情不好,不想打扰她,便烦躁地双手叉腰仰头深呼吸,没有追出去的意思。

离开乔家,季浅瑶在路边拦截一辆出租车。

上了车,季浅瑶沉默了。

她应该去哪里?她不会原谅那个卖女求荣的父亲,也不想回去那个家,现在只有乔清纯居住的公寓了。

司机回头,“美女,去哪里?”

季浅瑶本想说公寓的地址,突然转念一想,想到一件需要证实的事情,脱口而出,“附近的大医院。”

司机点头,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季浅瑶此刻的心情既紧张又害怕,她需要正确的答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