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大汉狂徒》小说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4-02 16:02

《大汉狂徒》小说完整版全文目录这里有!《大汉狂徒》小说讲述了陈汤乐瑶之间精彩动人的故事。大汉狂徒节选:做完了花园的事情之后,陈汤在乐家又度过了无忧无虑的两天,二小姐这个小萝莉并没有因为“调戏”她的事情继续找陈汤的麻烦,陈汤也乐得清净。据说那个大小姐还没有回来,陈汤为了让大小姐看不出花园的变化,这两天他努力地照顾这些鲜花。期间,乐瑶也来过一次,只是看一看就离开。

大汉狂徒
推荐指数:★★★★★
>>《大汉狂徒》在线阅读>>

《大汉狂徒》精选章节

做完了花园的事情之后,陈汤在乐家又度过了无忧无虑的两天,二小姐这个小萝莉并没有因为“调戏”她的事情继续找陈汤的麻烦,陈汤也乐得清净。

据说那个大小姐还没有回来,陈汤为了让大小姐看不出花园的变化,这两天他努力地照顾这些鲜花。期间,乐瑶也来过一次,只是看一看就离开。

除了二小姐乐瑶,杨文山对陈汤的表现也是足够满意的,这天他又来给陈汤称赞了一番后,说道:“陈汤,我们老爷要见你。”

乐家的老爷,叫作乐子泽,陈汤来了乐家也有几天,对乐家的重要人物也有几分了解,他知道乐子泽在扬州是一个大人物,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扬州城都会震一震。

听到乐子泽要见自己,陈汤愣了一会才说道:“老爷他找我有什么事?”

杨文山突然带有点阴沉地说道:“见了老爷你就知道,跟我走吧!。”

乐家老爷要见自己,陈汤也不会推脱,再说自己是护院的领头,好像还是一个挺高的地位,见一见老爷也是正常,于是就跟杨文山而去。

杨文山带着陈汤到乐家大院的东侧,这里有一间类似于道馆,但又不太像道馆的房子。房子只有一层,青砖碧瓦,很是普通。屋子旁边是围墙,围墙上爬满了藤蔓,藤蔓竟然有一半干枯了。

在这庞大的大院里,这个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当陈汤第一次看到这屋子,他就觉得奇怪,这次杨文山要带自己到这里来,显然乐子泽就在屋子里面,作为扬州城的大人物,怎么会住在如此的屋子里面?陈汤又是奇怪。

在奇怪之余,杨文山已经轻轻地敲门,门后有人说让陈汤独自一人进入,杨文山只是在外面等着,陈汤犹豫了一会,在杨文山突然变得热烈的目光之下,走进了这个奇怪的屋子里面。

一进入里面,外面的杨文山马上关上门,这时候陈汤已打量这屋子,屋子的窗子全部都封起来。

外面还是阳光明媚,可里面是阴暗的,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这种感觉陈汤很熟悉,就像是在古墓里面。

突然想到古墓,陈汤还将自己吓了一跳,心想这里根本不是古墓,是自己心虚。他的目光继续往前看,首先进入陈汤眼中的是挂在墙上的道家祖师爷的画像,在画像两边的地面上,各摆放着七盏摆放高低不一的油灯,灯正在燃烧,火焰微弱,没有照亮这阴暗的环境的能力。

除了这些,陈汤还注意到他脚下的地面,有一个五星形状的图案,星形是由红线交织连接而成,油灯正落在星形红线之内。

这些东西,马上将这气氛衬托得诡异起来,陈汤的眉头轻轻皱起,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于是他将目光在诸多物件中收回来,再次往前看。

在道家祖师爷画像之前,有一张红木桌子,桌子旁坐着一个人——乐子泽。

乐子泽四十来岁的年纪,身材还是不错,特别是双目,在阴暗的环境里面竟然闪烁着光芒。

看到了这里面奇怪的布置,还有乐子泽的目光,以陈汤做摸金校尉的经验,马上就能判断这个乐子泽不是普通人,恐怕整个乐家都不是普通人家。

如此,陈汤忍不住淡淡地一笑。

“看够了?”前方有声音传来,说话的人是乐子泽。

“老爷……”陈汤弯腰说道。

“过来,坐!”乐子泽说道。

在乐子泽对面,还有一张椅子,他让陈汤坐下,陈汤也不会客气。

“老爷,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陈汤说道,这个老爷很神秘,让陈汤也严肃起来。

“一江水有两岸景,敢问这位顶上元良,在何方分过山甲?”等陈汤坐下来之后,乐子泽突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听到这句话,陈汤差点就从椅子摔下来,他奇怪地看了一眼乐子泽,然后才稳妥地坐在椅子上,又偷看一眼乐子泽,只见乐子泽也是在看着自己。

这一句话,是倒斗盗墓的暗语,作为专业的摸金校尉,陈汤自然能够听得懂,大概的意思就是:虽然各在一方,相距甚远,却毕竟都是同行,敢问你是哪里盗墓,活动范围是什么?

在这个不存在的历史中,竟然也有倒斗。

“老爷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陈汤只能否认自己听得懂,盗墓摸金,无论古今,都是缺德的事情,陈汤打死都不会承认。虽然乐子泽说出了暗语,陈汤还是不敢相信乐子泽。

“你会不懂?你又何必否认?”乐子泽说道。

陈汤很无奈,就刚才他的动作就告诉了乐子泽自己是听懂了,他说道:“老爷开玩笑了,我真的不懂。”

乐子泽轻轻摇头,叹息说道:“也是,盗墓一行,本来就是极损阴德,为人不耻,给谁也不会承认。”

“盗墓?”乐子泽还直接说出这两个字,陈汤知道自己否认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尴尬地说道,“老爷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乐子泽说道:“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意思?”

陈汤摇头说道:“我真不懂。”

乐子泽说道:“你刚刚一进来,就将我这里的布置看了许久,可看出了什么?”

陈汤眉头又轻轻地皱起来,心中揣摩乐子泽话中的意思,也不知道他是要坑自己还是……嗯!乐子泽是如何看穿自己的身份?

通常盗墓的人,身上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气,有的人说是从古墓带回来的死气,也有人说是什么晦气,陈汤的身上是有这种气,如果是行家可以一眼看出来。但是乐子泽的身上,并没有如此的气,可见乐子泽也不是做这一行的,他是如何看出来?难道乐子泽是深藏不露的倒斗高手?

另外,乐子泽似乎早已经知道自己是摸金校尉,才会接见自己,他又是怎么知道,是老杨?杨文山和乐子泽一样,没有类似于陈汤身上的气质。

还有这地面的星形红线,两边各七盏的油灯,都诉说着这个屋子里面的诡异。

“怎么样?你还不敢说出来?”乐子泽的话从陈汤的对面传过来,将还在沉思的陈汤给惊醒了。

“死就死!”陈汤心想,他看了看附近,鼻尖轻轻一跳,震惊地说道:“这油灯……这味道……这是长明灯,以鲛人的油膏为灯油。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其油能燃,这油灯竟然……”

初始陈汤只以为这是普通的油灯,突然闻到了灯油的味道,他猛然想起曾经在一处古墓见过这种长明灯。而在古墓里面的长明灯,通常都是用这种鲛人的油膏而造成,虽说长明,在古墓这种环境下,也只能燃烧几百年,或者是上千年,最后也是油尽灯灭。

但一头鲛人的油膏,少之又少,南海的鲛人更是难寻,一个古墓里面能有燃烧千年的长明灯,这墓主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鲛人油膏,长燃不灭,这十四盏油灯的灯油,大概有三十年未曾换过,现在快尽了。”乐子泽淡淡地说道,从他的语气当中,似乎还有丝丝忧伤,他继续说道,“除了这些,你还能看出什么?”

看到乐子泽如此,陈汤觉得乐子泽没有什么恶意,他说道:“南海鲛人,虽是传说,未必是假,要捕获鲛人,难于登天,非常人能做到。有如此能力的人,也只有皇宫贵族,这里的灯油,我猜是从古墓里面得来,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乐子泽说道:“你说的不错,我这灯油,正是从古墓而来,老杨说你可能是一个人才,果然不错。”

原来又是老杨,怎么什么事都和他有关系。

乐子泽继续说道:“鲛人的油膏,得来不易,我乐家也只有如此一点,也只能燃烧三十年,眼看灯油就要枯竭。”

能有如此灯油,更能燃烧那么久,也是奢侈,听乐子泽的语气还不满意。

于是陈汤就说道:“老爷应该知足。”

“知足?”乐子泽摇摇头说道:“我还不能知足,你再看看我的长明灯是用来做什么?”

陈汤跟师父学过许多风水之术,用来勘测墓穴,或者是作为其他用处,他学的不精,但眼界还是有的,他一进来就看穿了这木屋的布置是有什么用的。

“这地面的红线,应该用朱砂浸泡过,朱砂聚阳,以红线朱砂摆放一个星形,为的就是聚集阳气。”陈汤说道,“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乐子泽目光突然变得闪亮,然后大笑一声,说道:“对!”

陈汤微微一笑,他已经豁出去,也就不怕多说什么,目光落在油灯之上,说道:“十四盏油灯,分布的位置各有不同,却落在红线之内。油灯的摆放,虽然高矮不齐,但两边的油灯都是三处高,四处矮,灯油又是长明的鲛人油膏,我猜是用来保留这聚集起来的阳气。”

停了停,陈汤再看一眼乐子泽,只见乐子泽的目光已经变得炽热,陈汤就知道自己说的不错,他继续说道:“朱砂聚阳,油灯锁阳,阳聚灯明,阳寿无疆,所以……”

陈汤又停下来,因为他注意到乐子泽满脸紧张的,双手都握成拳头,陈汤又说道:“所以,是用来延长寿命的。”

摆一个延长寿命的风水阵能不能延年益寿,陈汤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一半是真实,又有一半是骗人,真真假假,难以琢磨。

看乐子泽如此,陈汤知道乐子泽坚信这个延寿的方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