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代孕娇妻总裁求婚101次唐未晚周子昂》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1 22:30

《代孕娇妻总裁求婚101次》唐未晚周子昂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代孕娇妻总裁求婚101次》讲述了唐未晚周子昂跌宕起伏的故事,代孕娇妻总裁求婚101次唐未晚周子昂小说节选:我转身,打算离开这一层,可是,当我走进电梯口的时候,里面的那些同事,无不对我翻着白眼,彷佛把我当恶狼看待。

代孕娇妻总裁求婚101次
推荐指数:★★★★★
>>《代孕娇妻总裁求婚101次》在线阅读>>

《代孕娇妻总裁求婚101次》精选章节

挂掉周子昂的电话,我几乎是杀到我父亲的公司的,刚进公司大楼,前台的那个男秘书就神经兮兮的冲我笑了笑。

没错,我父亲公司的这个大厅前台秘书,是个男的,叫杜合,也不知道当时招人的时候,人事部的经理是怎么想的。

我奔到了他面前,气喘吁吁的说:“杜合,我爸……在办公室吗?”

杜合冲我眨了眨眼,特别温婉客气的说:“在呢大小姐!和你老公商量事呢!”

我深吸一口气,即刻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杜合翘起了他的兰花指,端着他那张比女人还白净的笑脸说:“怎么了啊大小姐!你老公来公司帮你爸的忙,你不高兴啊!”

我呵呵两声,“杜合,我告诉你,以后呢,你在公司门口养一条恶犬,只要周子昂出现在公司门口,你就放狗咬他!”

杜合吓得双手捂住了嘴,声音尖细的说:“干啥呀大小姐!你们夫妻俩吵架了啊!”

我抿着嘴勉强笑了一下,“没有,就是想养条狗而已!”

转头,我就上了电梯,这一路,我的拳头都不自觉的死死的紧握着,我明明已经跟他说的很明白了,只要今早把离婚协议签好,袁浩然的事就算是一笔勾销,可是他现在又找来我爸,这不是明摆着跟我宣战吗!

一到办公室门口,我就听到了我父亲的笑声,我一把推开门,父亲正坐在办公桌里,周子昂坐在沙发上,而令我意外的是,我哥也在。

我走进屋,我爸笑着冲我说:“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和你哥商量呢,先给子昂安排个什么岗位,你也给出出意见。”

我死死的瞪着眼,盯向周子昂,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周子昂若无其事的看着我爸,笑呵呵的说:“爸,您给我什么职位都可以,我现在,就想好好的陪在未晚身边,等她把孩子生出来以后,我再专注事业!毕竟女人生孩子会很辛苦,我没办法体会她的痛苦,但我可以陪着她!”

啧啧啧,这话说的,可真是满满的套路啊!

我爸自然是开心的,他点着头,说:“成!只要你和未晚好好的,事业上的事,我都能帮你安排。”

这时,一直沉默的我哥开了口,“爸,既然妹夫想要一心陪在未晚的身边,那暂时就不要给他安排什么工作岗位了,让他在家休息,工资呢,我这边就照常给他开。”

我哥说完这话,我心里啪啪啪的开始鼓掌,而周子昂却不是了滋味,他肯定没想到,自己的阿谀奉承,会弄巧成拙。

周子昂心虚的说道:“这样不好吧!我也不能不干活白拿工资,我怎么也得为公司付出点什么,让同事认可我才行!”

我以为我哥能完美的给他反驳回去,可是,不明真相的我爸,来了一次反助攻。

我爸想了想,说:“的确,白拿工资,是有点不合情理,唐萧啊,你还是给子昂安排一份差事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生怕我哥就这么妥协,不过还好,我哥自有他的打算。

唐萧应了声,说:“的确!妹夫说的对,既然他要来公司,就应该名正言顺的得到同事的认可才行”

我哥想了想,继续道:“正好,我这边最近在研究公司宣传片的事,宣传部那头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mv出演人,这活儿属于跑外的,那就由子昂来负责吧!”

顿了,唐萧接着说道:“我这倒是有一个比较中意的人选,是模特公司的朋友推荐的,一个新人,通告酬劳比较低。名字叫什么来着……哦对,叫袁桑桑。”唐萧故意挑眉,“妹夫,这人你认识吗?”

听到袁桑桑的名字,周子昂瞬间就坐不住了,他的神色难堪着,支支吾吾的说:“不认识啊……我怎么会认识什么模特……不认识不认识。”

我哥会在这个时候忽然提到袁桑桑,想必是早就预谋好了,我故意看了我哥一眼,他给了我一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别担心。

我哥继续道:“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妹夫,你抽时间,去找这个袁桑桑谈谈,问问对方愿不愿意来我们公司帮忙拍宣传片,如果这事成了,也就算是你通过爸的考验了。以后呢,职位肯定好安排,你在员工面前,也有威信。要不,你要是突然空降过来了,公司里肯定会有闲言碎语,你也不希望,别人说你是倒插门,对吧?”

这犀利的一番话落地,周子昂的脸都憋红了。

我爸在办公桌里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称赞我哥说:“儿子啊,还是你考虑的周全!你爸我也就是岁数大了,很多细节,都没有考虑到位!”

我哥笑笑,“所以啊爸,妹夫入职的事,你根本不用着急的,我说了我会操办,我也肯定会帮你彻彻底底的办好!”

转头,我哥对着周子昂说:“妹夫,你也别觉得,我出这难关,是在为难你。主要是因为,我希望你能在这公司里站住脚,别人就不会对你指指点点。而且,以后爸肯定会把公司的股份给你一部分的,你怎么也得,做出点成绩才是。”

说到股份,周子昂那张憋的通红的脸,才算是有了一点起色。

还真是没让我意外,只要是涉及到利益,周子昂肯定会有所触动。

我哥转过头,看着我爸说:“爸,这件事就全权交给我吧!只要妹夫能说服袁桑桑,我就给他安排以后的工作,我个人还是比较中意袁桑桑的,就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来我们这个小公司合作了。”

父亲认同的拍了一下桌子,“成!子昂啊!这次的任务,就当是我和整个公司的高层,对你的考验了,如果你通过了考验,我和高层也好交代,毕竟我的女婿,还是很优秀的。”

此时,周子昂的脸已经不能用纠结来形容了,他只得应许的点头,承诺自己会办好这件事。

从办公室离开以后,我跟到了周子昂的身后,我拉过他的手臂,说:“你可以啊周子昂!竟然已经辞掉了滕风那头的工作,先斩后奏的来了我爸这!”

周子昂的脸色逞强,逼问着我说:“刚才在办公室里的那些话,是不是你让你哥说的!”

我耸肩加摇头,“别乱给我扣屎盆子好吗!我哥他根本就不知道袁桑桑和你的那些龌龊事!现在只能说,你自讨苦吃了!”

周子昂狠狠的说道:“你等着!我肯定会让你哥和你爸承认我!”

我笑道:“好啊!你尽管让袁桑桑来啊!只要她一来,我就让她这辈子都看不到袁浩然!”

说罢,周子昂甩着身子就离开了。

我哥这时站到我身后,轻声说:“袁桑桑和周子昂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这事你就别插手了,我自有我的办法。”

我回过身,心情说不上是欣慰还是难捱,“哥,谢谢你了。”

我哥抓了抓我的额头,宠溺着说:“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谁都不行。”

在我哥放话说要帮我收拾周子昂以后,我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虽然离婚协议又没签成,但我相信,我哥肯定会帮我教训周子昂那个孙子的。

我现在,就静等着周子昂出糗就好。

从我爸的公司回到滕风集团时,一进办公室,滕柯就嘲弄的冲我笑了两声,“离婚了?”

我逞强的大摇大摆进了屋,“啪”的一下将没签成的离婚协议放到他面前,说:“我不打算离婚了!我现在改变策略了,不能便宜了周子昂那个混蛋,我要报仇,等我出气以后,我再离!”

滕柯摇摇头,就怕你婚没离成,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我不想继续探讨这个差劲的话题,而这时,办公室门口忽然出现了秘书的身影。

秘书慌慌张张的推门而入,焦急道:“不好了滕总!袁小姐要跳楼!袁小姐她……”

滕柯猛然从办公桌里站起身,行色匆匆,“在哪?”

“六楼的摄影厅!”

我跟着滕柯飞快的上了电梯,抵达六层以后,一下电梯,走廊口和摄影区的门口,就围了好多好多的员工。

大家都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议论,等着看这场好戏。

其实我和滕柯心里都很清楚,袁桑桑的这出跳楼大戏,就是演给我们两个看的。

她的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让滕柯放过她的哥哥袁浩然。

眼前,秘书帮我们开了路,凑热闹的员工在看到滕柯以后,也纷纷自觉的让开了地方。

六楼的摄影厅窗口,袁桑桑站在防护栏之外,整整一面的落地窗已经碎裂了,她就靠在防护栏的里侧,身子向后仰,神经兮兮的警告面前的人,不要靠近她。

我和滕柯站在距离她五米远的地方,定住脚的瞬间,袁桑桑当即注意到了我们。

她的呼吸开始急促,整个人的状态也变得更加亢奋了起来,她怔怔的盯着我们,喊道:“你们俩个别过来!你们要是过来,我就跳下去!”

我自然是没敢动,但是不受威胁的滕柯压根就没惯着她,他脸色漠然的,直接走上了前。

滕柯一定是觉得,以袁桑桑的性子,肯定不敢往下跳,而袁桑桑的这出戏,也不过是一个激将法而已。

可是,当滕柯靠近两步的时候,袁桑桑回身就跨过了护栏,她的身子摇晃在护栏上,感觉稍稍用错力,就能掉下去。

滕柯停住了脚,没再敢继续向前。

袁桑桑颤抖着嗓音,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我说过了!你们别靠近我!别靠近我!”

身旁的女秘书急忙拉住了滕柯的手臂,随后冲袁桑桑妥协,“我们不靠近!我们不靠近!袁小姐,拜托你冷静一点好吗!有什么事,我们下来好好商量,你不要拿自己的生命作威胁!你有难处,你就说出来,好吗!”

袁桑桑哭的更凶了,她身子一颤一颤的,感觉再哭下去,就要直接掉到楼下了。

滕柯大概是受够了袁桑桑的哭戏,冷着嗓音说:“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倏然,袁桑桑指着我的脸就开始大吼:“就是她!是她逼我的!她想除掉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不答应,她就拿我哥的生命来威胁我!她设计把我哥弄进了监狱,现在,她威胁我,如果我不堕胎,她就让我哥吃一辈子的牢狱饭!”

听了这话,我和滕柯都诧异了,我瞪大了眼,真是没想到,我这边还没开始反击呢,她那头,就先发制人的做上戏了。

袁桑桑啊袁桑桑,我是真想给你颁一个奥斯卡啊!

滕柯的脸色黑了一下,他当然明白袁桑桑的举动是为了什么,他也知道,此时的袁桑桑正在说假话。

但是在众多的员工面前,他不能揭穿袁桑桑,毕竟袁桑桑已经签了两家公司的合约,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滕柯要背负的,就不仅仅是金钱上的损失了。

我在旁边拉了拉滕柯的手,小声说:“要不我们就放了袁浩然吧……”我无力的叹了一口气,“事情已经闹成这样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滕柯的脸色极差,他凝神的看着我,眼睛里是说不出的为难。

袁桑桑还在卖力的表演,她的双手死死的抓着栏杆,身子摇摇欲坠。

其实她也很害怕自己掉下去,单是看着她那副紧张的神色,我也能猜到。

忽然,袁桑桑再次冲我们喊了过来,“滕总!如果这件事你不替我做主,那我就死在这!我带着我的孩子一起死,让您后悔一辈子!”

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再次扯了扯滕柯的左手臂,“你开口吧!现在就别顾及我了,以大局为重。”

短暂的思考过后,终于,滕柯开了口,他拿出手机,按下了一通号码,电话接通时,他只说了一句话,“放人。”

滕柯的这两个字,或许别人听不听白,但我和袁桑桑,都能听明白。

而这通电话挂断时,滕柯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这一层。

袁桑桑继续用她超高的演技哭丧着,她假装疲乏的装晕在了护栏里侧,随后,一众人冲了上去,来了一次英雄救美。

我木然的站在原地,心里又苦又酸。

这时,同样在这一层拍摄试影的凌南拿着水走到了我身边,他故意在我身旁停顿了一下,嗓音冷漠的说:“你和你那个名叫曲玥的朋友,还真是一对,不仅人品有问题,作为更有问题。”

我侧头看了凌南一眼,“你什么意思?”

凌南勾了勾嘴角,提醒我说:“麻烦你告诉你那个朋友,下次,不要再搞什么衬衫口红印的小把戏了,我和我女朋友的感情很好的,她那点计谋,根本拆不散我们。”他笑笑,“哦当然,我更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了,毕竟我真的不想再看到她!”

说罢,凌南拿着水去了袁桑桑那边,我看着凌南渐渐模糊的背影,心里变得更加的酸楚。

一个爱演戏的**,一个失忆后翻脸不认人的老友。

这老天爷还真是爱捉弄人啊,什么奇葩的事,都让我遇到了。

我转身,打算离开这一层,可是,当我走进电梯口的时候,里面的那些同事,无不对我翻着白眼,彷佛把我当恶狼看待。

为了不遭受这些人的非议,我选择了走楼梯,从六楼到十五楼,一口气往上爬。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