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名门谋婚》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1 21:30

《名门谋婚》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名门谋婚》主角是叶木心兰黎川,名门谋婚主要讲述:叶木心一看那收费单,也不多,两万七千多。然而,虽不多,她手头却没有这些钱。

名门谋婚
推荐指数:★★★★★
>>《名门谋婚》在线阅读>>

《名门谋婚》精选章节

一听这话,张菲和叶木心都吓得不轻,连忙开车直奔东中市医院。

到了东州市医院,人刚被推进了抢救室,护士就来问:“谁是家属?”

张菲连忙说:“我们都不是家属,半路捡的他。”

叶木心却说:“我是。”

那护士看了一眼叶木心,把一沓收费单交给她:“病人情况复杂,还好送来及时,正在透析排毒,你快去缴费吧。”

叶木心一看那收费单,也不多,两万七千多。

然而,虽不多,她手头却没有这些钱。

这将近一年,她没有管过公司的财务,沈耀天也没给过她零花钱。

以前她还以为沈耀天就是那样的人,她不要,他也想不起来给,况且,自从回到家做全职太太,闲来无事,她就写起了网络小说,也能赚点稿费,所以从没和沈耀天要过零花钱。

可现在,她不得不要,一来是要救人命;二来,她真要试探试探这沈耀天。

于是,她打电话给沈耀天:“老公,给我转两万块钱过来,急用。”

她没要太多,她卡上还有八千多。

但没想到,就是区区两万,沈耀天也不愿意给。

一听见要钱,沈耀天的声音就变了:“老婆,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见,要不我过一会儿打给你,这里信号不太好……”

那头,电话已经挂断。

终于露出本性了。

叶木心头顶的怒火直冒了有八十丈高——这沈耀天为了不给她钱,竟然编出了信号不好的鬼话,他给柳婉婷买东西的时候那可是一点也不含糊啊。

也难怪,没去广州,去了柳庄,深山沟里信号自然不好。

叶木心恨得想要把手机摔了,难道沈耀天不知道她早和她的娘家断绝关系了?

如今他沈耀天现在可是她唯一的依靠。

今天若是躺在手术室等着救命的是她,沈耀天一定也会见死不救的,那么,她只有躺着等死的份儿了。

她死了,沈耀天会难过吗?

不会!

他巴不得她死呢!

如此想着,一股浓浓的悲凉感笼罩着叶木心,她狠狠地从手上摘下了婚戒,递给张菲:“帮我到恒悦珠宝行把这钻戒折卖了。”

当时结婚的时候,她为了不为难沈耀天,什么彩礼都没要。

但婚戒不能少,这婚戒还是她用自己的钱买的,包括沈耀天的那款,当时她钱不多,就花了八万买了一对钻戒。

沈耀天的那款四万多,她这款三万刚过。

她记得当初买婚戒的时候,导购小姐说要是不喜欢的话,她们随时都会折价收回的。

她当时还有点不高兴,婚戒怎么能收回?多不吉利。

但现在,如果能用这只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的婚戒救一个人的性命,也算是它的价值所在吧。

张菲看着钻戒,有些为难:“这可是婚戒啊,为了这么一个陌生人,不值得吧。”

“别说了,婚姻对我已经没了意义,你快去,说我的名字,当时他们登记了的,不用发票就可以折价。”叶木心推了一把张菲。

张菲就真的去了。

十几分钟后,张菲回来了,还笑着说:“珠宝店经理倒是好说话,听说是救人,立马给变现了,两万八,不低了。”

叶木心淡淡地把收费单交给张菲:“去缴费吧。”

在医生的努力下,那男人脱离了危险,转进了普通病房观察。

这时,张菲犹犹豫豫地对叶木心说:“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家里离不开我。”

叶木心点点头。

张菲把自己的一张名片放在了床头柜上:“有事给我打电话。”

张菲走了。

叶木心理解张菲,一个离了婚的女人,独自抚养一儿一女,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张菲走后,病房里只剩下叶木心和那个还在昏睡的男人。

脸上的伤被洗干净,男人的容貌格外英俊,棱角分明的脸上,两道狭长的眉毛直入耳鬓,衬托得一张脸格外英气逼人。

沈耀天已经算是很英俊的男人了。

但他和这个男人相比,可以用云渊之别来形容了。

男人脸颊棱角分明,鼻梁高挺,特别是两道剑眉,衬托得整张脸英气逼人。

看着这个男人,叶木心的心口忽然一阵闷痛,一种像是溺水一般的感觉侵袭而来。

而且,她的眼角,竟然渐渐有泪水涌出,好像经历过什么伤心至极的事情,悲伤得无法抑制。

心底,她很清楚,这可怕的绝望的悲伤,绝不是因为沈耀天的背叛,而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

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叶木心被自己给惊到了。

而这个时候,男人似乎也很痛苦,剑眉时时蹙起,不停地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呓语,手也不时伸向虚空,好像要抓住什么,嘴里念叨着:“星月,回来,回来……”

叶木心只好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试图减少他的痛苦。

手背抓住,男人果然安静下来,用发烫的手紧紧地握着叶木心的手,喃喃地道:“星月,你放心,儿子我会抚养成人的……”

不知为什么,叶木心感觉心中某处柔软被触动,她猜测,星月应该是这个男人的妻子,那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女人,一个男人都病成这样了,还念念不忘地念叨着她。

这一.夜,叶木心的手一直被男人抓着,也许太累了,她竟坐着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一双深邃如潭的眸子正深沉地盯着她。

那眸子,像深渊,她感觉她的灵魂被吸了进去。

曾经,多少个梦中,她被这样的眼睛惊醒。

惊醒之后,便是那绝望的溺水般的感觉。

他是谁?叶木心怔怔地望着这个男人。

“可不可以先松开我的手?”男人的声音很是清越。

“啊?”叶木心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紧紧地抓着男人的手,便慌忙松开了。

“我……”她慌乱极了,明明是他抓着自己的手,怎么成了自己抓着他的手了?

男人揉着被叶木心抓麻的手臂,淡漠地问:“你是谁?为什么救我?”

他的语气虽平静,但那里面却透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威压。

叶木心不由得战栗一下。

莫名地,她有点怕这个男人。

明明是她救了他,为什么她现在感觉这个男人对她充满了戒备和敌意呢?

好像她救他是有什么不.良的动机似的。

“我,我叫叶木心,昨天在回家的途中看见你躺在路上……所以……”

叶木心语无伦次地解释着,她总不能说她是在抓奸回来的途中救了他吧。

她忽然住口了,因为她发现,男人好像根本不想听她说,他的目光转到了窗外。

空气里是尴尬地寂静。

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那个,你没事了,我先走了。”叶木心打破岑寂。

男人转过脸来,用极清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叶木心,淡淡地问:“你叫叶木心?你老公是沈耀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