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叶木心兰黎川全文免费阅读-叶木心兰黎川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01 20:01

叶木心兰黎川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叶木心兰黎川是宜步所创作的小说《名门谋婚》中的人物,叶木心兰黎川小说精选:然而,这才过了多久,他就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是柳婉婷,是她唯一的闺蜜!

名门谋婚
推荐指数:★★★★★
>>《名门谋婚》在线阅读>>

《名门谋婚》精选章节

要知道,当时,她可是公司总经理,沈耀天只是个副总经理。

然而,这个副总经理究竟有多大能力,她是很清楚的,如果不是她的老公,以沈耀天的实际能力,她绝不会让他当什么经理。

但是当沈耀天提出要她回家做全职太太,总经理一位由他代理时,她还是很理解的,毕竟,沈耀天是男人,男人有男人的尊严,这么总被老婆压着一头不行。

况且,柳婉婷也极力劝说让她早点回家当全职太太,至今,她还清楚地记得柳婉婷对她说的话:木心,女人不能太强势,只要你老公爱你就行了,你要是怕他打理不好公司,你可以垂帘听政啊,可以背后帮着做事就行了,不然,你老公也没面子啊。你看你,虽然是职场女强人,可你除了钱权,还有什么?你结婚快三年了还没孩子,这样不好,你得在家里备孕,孩子可是维系夫妻感情的纽带。

确实,她结婚三年了,虽然和沈耀天一直想要个孩子,但却从来没有怀上过,她常去检查,大夫无一例外说她是操劳过度才影响受孕的。

于是,她听信了柳婉婷的鬼话,竟然真的回家做起了全职太太。

然而,在家备孕这半年来,她依然没怀上孩子,而这柳婉婷的肚子却有七个月大了!

柳婉婷怀孕几个月,她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因为,柳婉婷刚一验出怀孕就火急火燎地来公司告诉她了。

那时候,她还是公司的总经理,正和沈耀天谈着一些很重要的公事,柳婉婷就那么哭着跑到总经理办公室。

柳婉婷哭着说她怀孕了,哭着说她不想未婚先孕,不想要这孩子。

当时的她,是一直拿柳婉婷当亲姐姐看的,看柳婉婷哭得那么伤心也不免难过起来,忙拿了纸巾给柳婉婷擦眼泪又是心疼又是安慰:“我早跟你说了,千万别未婚先孕,你总不听,不过,也没关系,你看我,想怀都怀不上,你倒怀上了,这该高兴,好了,不哭了。”

柳婉婷抹着眼泪瞟了一眼沈耀天说:“木心,我哪里能跟你比呀,我要是和耀天这样的男人结了婚,我自然也不会哭,可我现在连个婚都没结,刚发现怀孕了告诉他,他还让先打了呢,你说,他要是真不要我了,我和孩子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他真这么说?什么男人!敢做不敢当!”她当时气愤不已,“婉婷,你别哭了,他电话给我,我问问他!”

只是当时她没想到,那敢做不敢当的就是她亲爱的好老公!

见她真要给那个敢做不敢当的男人打电话时,沈耀天连忙说:“木心啊,我倒是有个主意,要是婉婷对象不要她了,她的孩子咱俩收养了。”

不知为什么,听了沈耀天这话,她当时心里莫名地不舒服起来,沈耀天这什么意思?收养柳婉婷的孩子?这是怪她叶木心生不出孩子吗?

可沈耀天接着又说:“木心,你别多心,我们村里就有这样的,夫妻俩结婚多年没有孩子,收养一个别人家的孩子,然后就很快有孩子了,木心,咱们结婚快三年了,也该有个孩子了。”

多么明显的谎话,可她当时却被沈耀天这显而易见的谎话给骗到了,觉得沈耀天真是为她考虑。

再者,沈耀天这么一说,柳婉婷也含着眼泪眼巴巴地望着她:“木心,那我生下这个孩子吧?就算他不要,你和耀天收养了吧?我相信,他会对你向对待亲生母亲一样的。”

她还没说话,沈耀天就替她答应下来:“婉婷你放心,木心和你这么好,她又那么爱孩子,也一定会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对待你的孩子的。”

想到这儿,叶木心周身泛起阵阵寒意,这沈耀天和柳婉婷也太无耻了,他们竟然想让她替他们抚养孩子,当那免费的保姆!

怪不得柳婉婷刚一怀孕,他们就设计让她回家做全职太太。

原来,这些都是早就算计好的!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沈耀天则是一脸宠溺地扶着柳婉婷进了产检室,叶木心再也无法支撑,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医院。

*

夜深了,雪停了。

指纹密码的大门缓缓打开,限量版的白色宾利缓缓驶进院子。

沈耀天终于回来了。

隔着落地窗,叶木心看到了高大潇洒沈耀天从车库走过来,那是任何女孩看见都会心动的模样。

她当时就是看中了沈耀天的外表,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副倾倒她的皮囊会给她莫大的痛苦。

沈耀天一进门,就快步过来一把将叶木心揉进怀中:“老婆,想死我了!”

叶木心的身体有些僵硬,她还不太会掩饰内心。

“怎么了,老婆?”沈耀天发现了叶木心的异样。

至少,叶木心没有像往常一样,准备一桌子他爱吃的饭菜热切地等着他。

“有点不舒服。”叶木心掩饰,她还不想让沈耀天知道她白天在西州市医院看到的情景。

沈耀天倒是没疑心,马上关切疼惜地问:“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看医生?”

望着沈耀天关切的脸,叶木心心中疑云重重,沈耀天既然对她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出轨?

她和沈耀天相识三年有余,从来没有怀疑过沈耀天会背叛他。

沈耀天在她眼中,一直是最最最优秀的老公典范,不但人长得格外英俊,而且脾性好,会疼人,会哄她,会做饭,除了家境不怎么好,她真的挑不出沈耀天的不足之处。

当初,她就是看上了沈耀天的这个人,她以为,哪怕全天下的人背叛她,沈耀天都会和她站在一起的,她是嫁给了爱情。

而现在,事情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了。

她真想问问沈耀天,为什么去美国出差的他却和柳婉婷在西州市医院妇产科?为什么要骗她?难道当年给她的承诺都是假的么?她至今还记得,沈耀天说她就是他的全世界,他决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流一点泪。

然而,这才过了多久,他就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是柳婉婷,是她唯一的闺蜜!

但话到嘴边却成了:“没事,可能是没睡好。”

她怕,怕挑明了,她会一无所有。

如今的她,除了沈耀天,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听见叶木心这么一说,沈耀天立马狎昵地摸了摸她的脸:“怎么没睡好?是因为我不在家?想我想得睡不着?”

叶木心冷着脸推开了沈耀天的手。

“哟,生气了?还真被我说中了,别气了,来来来,老公马上给你补偿。”

沈耀天的一张嘴比巧嘴八哥还会说。

他一边说着,一边去客厅拎来了他的行李箱,一脸神秘地望着叶木心。

叶木心冷冷地看着那行李箱。

这箱子还是她精心为沈耀天准备的,里面是她亲手洗的沈耀天换洗的内.衣。

她无法想象,沈耀天穿着她给准备的衣服去和柳婉婷幽会。

沈耀天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双手递到叶木心面前,一脸的得意:“老婆,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就很殷勤地打开了盒子。

盒子打开的刹那,叶木心惊住了。

HarryWinston!

这可是享誉全球超过百年的超级珠宝品牌,它以优质的宝石原料和精湛的切割手工艺,成为美国上流社会心中奢侈品珠宝品牌第一名。

HarryWinston的任何产品每年都是限量发售,也就是说,有钱也买不到。

而且,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品牌还为顾客免费提供世界知名保险公司的遗失、盗窃险。这可是一般珠宝品牌没有的福利。

而此刻,她的眼前就是一串货真价实HarryWinston钻石项链。

项链是铂金镶粉钻的,钻石色泽饱满,内无杂质,剔透得闪耀着瑰丽炫目的光芒。

看着眼前项链的耀眼夺目的光芒,叶木心的心都要融化了,她的眼睛里闪着比钻石更为耀眼的光芒,她一直梦想着能有一件HarryWinston首饰,现在就在她面前,让她怎么能不激动?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是粉钻,她一直情有独钟的是蓝钻。

尽管不是她想要的蓝宝石项链,但叶木心整个人已经坠入了幸福的云雾,且惊且喜地望着沈耀天:“是给我买的?”

她真不敢相信,沈耀天会买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她。

要知道,结婚这三年来,沈耀天可是一次都没给她买过超过一百块钱的礼物。

这个她理解,沈耀天从小家境不好,节约惯了,情.人节宁愿买白菜也不买玫瑰,按沈耀天的说法就是白菜比玫瑰实惠。

可现在,沈耀天竟然肯花巨款买这样贵的首饰,她真不敢相信。

沈耀天刮了刮叶木心的鼻子,宠溺地笑道:“傻老婆,不是给你买的是给谁买的?我这次去美国,一来是公司事务,二来,就是特意给你挑结婚纪念礼物的,明天,咱们就结婚三周年了……”

沈耀天的语气极其温柔,看叶木心的眼神里全是深情。

这让叶木心不得不打消对沈耀天的疑虑,心里想,沈耀天陪柳婉婷做孕检,一定有什么隐衷。

他若是不爱她了,存心出.轨,又怎么会给她买这么贵重的礼物?

看着发怔的叶木心,沈耀天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还以为叶木心是沉浸在他给予的幸福甜蜜之中才发怔。

他温柔地亲吻了一下叶木心,低声细语地在叶木心耳畔暧.昧地说:“我去调洗澡水。”

他的声音里充满魅惑,他相信自己的这个能力,当年,他就是用这种方法将叶木心骗到手里的。

叶木心怔怔地望着已经走向浴室的沈耀天,心里已经不那么难受了。

她想,只要沈耀天能回心转意,一心一意地对她好,那件事,就算了吧,人无完人,谁没有点过错呢,毕竟她深爱着沈耀天,不然也不会为了沈耀天和父亲断绝关系了。

可就在这时,叶木心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叶木心回过神来,拿起手机一看,又是那个神秘号码发来的消息——沈太太,你可真沉得住气。

莫名地,叶木心恼了。

很显然,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对方的眼皮底下。

她断定这个人一定等着她和沈耀天大闹,却没等到,所以才发了这消息过来。

她甚至怀疑自家卧室有别人偷装的监控。

而对方是谁,她却一点也不知道。

想到这儿,她掖紧了身上的被子,啪的一声摁关了卧室的灯,深深吸了一口气,回复道:“不管你是谁,请不要破坏我们夫妻间的关系!”

她断定,对方是个不怀好意的人,她的目的是想要离间她和沈耀天之间的关系。

对方很快回复:“想必沈太太被粉钻项链迷惑了吧?那柳婉婷可喜欢的是粉色,沈太太,你说说看,这粉粉的粉钻项链究竟是谁的?提醒沈太太一句,你可千万收好了,别做了暂时的保管员。”

叶木心一激灵,只觉得有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来。

对方说得没错。

柳婉婷可是个狂热的粉色控,虽然已经三十出头,一把年纪了,却整天把自己搞得跟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似的,腮红是桃花粉,指甲是粉色,衣服都是各种粉,就连高跟鞋都是粉色。

难道这项链真是给柳婉婷买的?

就在叶木心胡乱猜测的时候,对方又来信息:“改天,沈太太可以看看柳婉婷手上的铂金镶粉钻订婚戒,也是HarryWinston,也是沈先生送的。”

叶木心的手指握紧,急问对方:“你究竟是谁?”

她感到惊恐,沈耀天和柳婉婷的事情究竟有多久了?

就连这个神秘的陌生人都了如指掌,而她这个做妻子的却一点也不知道!

对方回复:“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叶木心,即将被扫地出门。”

屋子里静静的,叶木心听到自己的心在咚咚咚地狂跳,只觉一股森寒之意从脚底升到头顶。

不是她相信了对方这个身份不明的陌生人,而是第六感告诉她,沈耀天真的有问题了。

对方又发来消息:“明天你老公要陪柳婉婷去她老家拜见他新一任的岳父岳母大人,这个机会你可得抓住,别谢我,我是活雷锋。”

对方还开起了玩笑,可叶木心现在可没心思开玩笑,她抑制着心脏的狂跳,急问对方:“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然而,对方却没有再回复。

卧室的灯被打开,沈耀天温柔地轻声对叶木心说:“老婆,一起去洗吧,水我调好了。”

之前,沈耀天一直服侍叶木心洗澡。

对此,叶木心深以为自己嫁了个会照顾人的好丈夫。

可,现在,她本能地排斥起来,轻声说:“你去洗吧,我,有点不舒服,明天吧。”

沈耀天望着叶木心,有些遗憾地说:“老婆,明天我要去趟广州,一个客户的合同出了点问题。”

叶木心心里咯噔一下,感到溺水了,诧异地问:“别人去不行吗?非得你这个总经理亲自去?”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