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完整版)《愚人劫》(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1 14:31

这里为您提供完整版《愚人劫》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林雨溪慕苍泽的故事,愚人劫精选:胸口积攒的怒火旺盛得他好似要自燃,随手抓起身边的东西,猛地一下粗暴砸向镜子。

愚人劫
推荐指数:★★★★★
>>《愚人劫》在线阅读>>

《愚人劫》精选章节

母亲,我本来想要给你买生日礼物的,但是路上出了点状况,所以没能够及时买到礼物。林雨溪努力地挤出笑容,笑意却未达眼际,实在抱歉,对不起。

你真以为我稀罕你的礼物。秦淑芬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找到了怼林雨溪的一个点,我看重的就只是你有没有这份心,事实证明,你没有一颗对我尊敬的心。

翘起二郎腿,她坐姿霸气十足,一双毒辣的眼睛死死地定在林雨溪的面容上:你记得我的寿宴,却不给我买礼物,还偏偏找出来有事情的借口,你这**妇当得实在是好啊!

脸色一变,话锋一转,败坏我们慕家家风的货色玩意,我们家的家风可不允许不忠不孝之人待在我们家。这些年,你死皮赖脸的待在我们家不走,我是厌烦够了。

狗都有自尊心,你却没有一丁点的自尊心,你活得连狗都不如。我们家不欠你们家的了,你却还在不滚离我们家。秦淑芬冷笑一声,继续待着,是想要让我们家在你们家破产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你们家?当初你们家是救过我老公的命,可也不能因为你们家救了命,就把我们家当成新鲜的血液,供你们吸血吧?你们一家人的良心都是黑的。

秦淑芬的话一出,亲戚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看着林雨溪的神情开始发生了变化,满眼的嫌弃和不悦充斥他们的面部表情。

听着那些人有意无意放大的议论声,林雨溪心里边很是不舒服。自己婆婆这些话,句句诛心。她五指聚拢,尖细的手指甲狠狠地掐入到手心里,可她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疼。

当年自己的亲弟弟要不是为了救她秦淑芬的老公,就不会葬身火海了。在自己的**得救后,自己家从未提过任何的要求,只因为林家和慕家本来就是世家。后来家里的生意面临危机,也才舍下面子,求慕家帮一把。

却不曾想,慕苍泽却提出了和他结婚,才会帮助他们家。曾经的自己多开心啊,自己暗恋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想要和自己结婚。开开心心的步入婚姻的殿堂,却不曾想,那是地狱。他不爱她,他想要和自己结婚,就只是为了报复他深爱的女人。四年的婚姻生涯,让自己身心疲惫。

心脏扑通得厉害,太阳穴的热量,滚滚袭来,紧接着就是浑身麻麻的。

人母鸡养个好几日都下蛋,你倒好,来我们家四年了,连个蛋都没有,比鸡还不如。秦淑芬的鄙夷,让更多指责的声音起伏不断。

去医院检查吧,要检查结果真是生不了孩子,就主动离开这个家,省得让人看了不舒服。没有哪一户人家,会忍受四年还不生一个孩子的女人。

就是就是。

听着周围的叽叽喳喳,林雨溪突然感觉天旋地转。

够了!晕眩地感觉,让她沉沉地胸腔里发出愤怒。

她这一声,倒还真让这些围攻她的人微微愣了下,可没有多长时间,那些被她喝住的人,反应了过来。他们一个个都变本加厉,更加凶神恶煞地盯着她。

余光看向身侧的慕苍泽,可这个男人只是冰冷冷地站在一边,一脸不想帮忙只想看戏的表情让她的一颗心不断往下坠。冰渣子扎满整颗心脏,寒心得鼻子泛酸想要落泪。

不论他家人怎么与她为难,他都不会站出来帮她一下的。心脏隐隐作疼,太阳穴席卷而来的热意更甚,头昏眼花。

我走还不行吗?……她沉眸,随即跌跌撞撞地转身离开这令人窒息的环境。楼下的人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去,而有一丝丝惋惜和心疼。

背后传来的喧闹声,多闹腾,就有多心酸。不自觉地红了眼,点点晶莹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刚刚黑着脸的秦淑芬在林雨溪离开之后,热络地众人有说有笑的,这幅平易近人的模样俨然让她好似变了另外一个人,就好像刚刚那个对林雨溪百般为难的妇女不是她一般。

林雨溪倔强地往前走,来到转角处便站住了。她不甘心地探出头,看着楼下喧闹、有说有笑的人群,眼眶里的珍珠哗啦啦地不断往下掉。看,她的消失,让这些人多开心。

在这个家里,没有归属感,没有依附感,感受到的就只是排斥感和厌恶感。备受冷眼,受尽欺负都只能沉默。多少次站在窗前,都想一跃而下,结束这种生活状态。胡乱地抹去眼角的眼珠,她吸了吸鼻子,努力调整低落的心情。可无论如何告诉自己不要哭泣,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下来。

伪装的坚强,在独处之时如同遭遇洪流的山体,瞬间崩塌。

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洪水,开闸之后就哗啦啦地涌出来。鼻子发红,直到泪水彻底模糊视线。她累了……乏了……高跟鞋后面的血迹,在她继续朝着楼上走去之际,又开始渗出血丝。

慕苍泽喝得醉醺醺的,就在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过来找我好吗?

……他不语。

你不爱我吗?

爱!他答。

那你为何拒绝我?

一道异样的光芒从慕苍泽的眼中一闪而过,他浑浑噩噩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脑海里闪过的却只是林雨溪。

他胡乱地抹了一把脸,挂掉电话跌跌撞撞地上楼。

林雨溪,你给我开门。拍打门一下比一下重。屋子里面的人,却始终没有做出反应。

开门!慕苍泽额头上的青筋就像是蚯蚓一般,他开始狠狠地撞门,林雨溪,我警告你,你再不开门,下场会很凄惨。快点,给我开门!

砰砰砰!拳头一拳拳砸在木门上。

慕苍泽的眼里,闪烁着无法遏制的怒火,牙齿咯咯作响,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他正要继续出声威胁,可只听到啪嗒。一声,门被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林雨溪那双大而有神的红眸,她依旧妩媚。鼻子上方的那颗痣,带着淡淡的疏离感。

哭了?

……林雨溪摇头否认,刚刚天花板掉下来东西,不小心掉入眼睛里了,眼睛有些难受,眨了几下,眼睛就不自觉地出眼泪了。

你为何喝那么多酒?你醉了,我扶你**。酒味充斥整个鼻腔,林雨溪想要上前扶住站都站不稳的男人,你搂住我肩膀,我扶你到床上。

你撒谎!慕苍泽双眼蹙火,一把甩开林雨溪伸过来的手。他不管不顾地猛然向前粗鲁都扣住林雨溪的后脑勺。

不要!我不要!

慕苍泽,你别碰我……你根本就不值得!你说对了,我在说谎话,这一切全都拜你所赐!你开心吧?今儿他让她如此狼狈,如此不堪,他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去碰她?

我就要你。男人的热气在女人的耳垂萦绕。林雨溪来不及反应,眉头狠狠皱起。

我就要你?

林雨溪颤抖着,男人都是可以不爱一个女人,却能和一个女人**吗?你爱我吗?慕苍泽,你到底爱不爱我?

慕苍泽不说话,闷着脸继续惩罚林雨溪。

你爱我吗?林雨溪趁着男人停顿的间隙地问了一句。

不爱!慕苍泽斩钉截铁地回道。

晶莹的珠子从林雨溪的眼角溢出,泪水滚滚间紧咬的下唇渗出鲜红的血液:为什么你不爱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哽咽不已,说话开始断断续续:别……让我,恨你!我会死……给你看。

女人潸然泪下的可怜样,让赤红着双眼、被谷欠望控制的男人依旧谷欠情不减。猩红的眼眸晃过惊慌,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沉默不说话。粗重的呼吸越来越凝重,顿感头脑一阵麻,四肢百骸,整个瘫在林雨溪的身上。

林雨溪面无血色,缓缓流淌泪水。

慕苍泽从林雨溪身上起来,回了神之后,抛出这句: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了,什么爱不爱的话,少挂在嘴上,没什么意思。你要是想自虐,伤的只是你,你死或者活,我都不会在意。你死了,我也省得每日看见你这张脸了。

林雨溪别过脸,不愿看慕苍泽。如此狼狈、不堪的自己,多让自己不齿。为了爱,苟活在慕家,为了得到爱,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威胁。即便这样,也一样得不到慕苍泽的爱。原罪是不爱,所以威胁不存在。

我爱的是谁,你知道的。棱角分明的男人,冷峻地抿唇看着红肿着眼睛的林雨溪。他承认自己就是铁人,也承认自己一直被另外一个女人吸引得无法自拔,不能自己。

我知道……林雨溪在一边说话一边落泪,别说了,我都知道,你不要继续对我说了……

惊呼哀求的祈求,在房间里回响,声声入耳,听得慕苍泽眉头蹙起,他触耳垂,抿唇冷着脸站起身:收起你的眼泪,不值钱!

门砰地被关上的瞬间,林雨溪的眼泪决堤而出,她张着嘴巴,俨然哭不出声音来。这个房间多冷,恍若冰窖一般,让她从头冷到脚。蜷缩着身子,她双手交叉环住自己,没有安全感的姿势不知道在这个家里上演多少次。

扯过被子,她蒙在被窝里嚎啕大哭,泪水夺眶而出,簌簌地流向面颊,被子被打湿。鼻涕也跟着出来,身心俱疲地感觉心脏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跳动。以前很同情可怜那些失去记忆的人,可如今却多羡慕那些忘记了过往的人。

忘了慕苍泽?

舍得吗?

林雨溪扪心自问,她不舍地含泪摇头。她如何能舍得忘记她暗恋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纪念册里,都是她偷拍他的照片,日记本里,都是有关于因他而想要写的事情。脑海里,每一帧都是他的喜怒哀乐。如何舍得忘了?

悲恸之际,手机赫然响起铃声。挂满泪痕的人是撩开被子,看了眼来电,继而露出神色不宁的脸。

手指在接听和挂断中间徘徊,林雨溪喉咙生涩得发苦,爱上慕苍泽这些年里,自己何止伤害的只是自己?这条路,终究是走错了。奈何,自己不曾想要回头。

也许,等到攒够了绝望,才会放了自己,放了慕苍泽吧。

手指轻轻一划,手机屏幕立马就黑了。

既然给不了任何,那就断了他的念想罢。

两个月后。

呕呕————呕!林雨溪呕吐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来。听到声音赶来的慕苍泽皱眉看着林雨溪,你身体不舒服?

慕苍泽忽然的关心,让林雨溪有些慌乱。她捂着胸口,忍住呼之欲出的呕吐物,涨红着脸摇了摇头。

虽然摇头否认,但是心里却存在疑惑,是不是怀孕了?可是怎么可能?慕苍泽要自己的时候,始终戴套的。等等,那次寿宴,他……没有戴套。

就在这时,张妈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问了句:少奶奶,您是不是想要吃酸的?

林雨溪点头,对。

张妈高兴地点了点头,露出窃喜的笑容,恭喜少奶奶,贺喜少爷,有喜了有喜了。

林雨溪和慕苍泽两人呆若木鸡,几乎是同时的,两个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着肚子。林雨溪悲喜交加,心中没底地现出欢欣的模样。她微微颤抖着手,拉过慕苍泽的手放自己平坦的肚子。就在宽厚的手掌刚一触摸到肚子,那双手立马就弹开了。

男人的眼中闪过惧怕,一双锐利的黑瞳染上冰霜。

就在抽离的那一刻,林雨溪的心已然紧紧地缩成一团,再见慕苍泽这冰冷模样,心脏收缩得好似随时能停止跳动。她极力忍住心慌,佯装开心地笑道:苍泽,我们有孩子了,你很高兴吧?

打掉孩子。

轰——!!!

晴天霹雳一般的,林雨溪手脚冰冷,嘴唇发白,微微颤动。

这是我的孩子,你没有权利让我打掉孩子。忍住眼泪,却忍不住哭腔,我不会打掉孩子的。

我说,打掉孩子。狠绝的视线,如同一把利剑刺穿林雨溪的心。

整颗心脏似乎被人捏紧,狠狠地旋转撕扯在一块。一个没站稳,身子猛然一个朝后倾去。心里咯噔一跳,面色刷白起来。下意识地捂住肚子,闭上了眼睛。以为会摔倒的瞬间,却始终都没有落地。手腕微微一疼,睁开眼睛,敏锐地感受到慕苍泽那不易察觉紧张。

来不及细想慕苍泽为何救自己,抓着手腕,借着力,讲自己的身子撑起站稳。

就在自己站稳的那一刻,身侧这个男人浑然天成的冷意,不断地朝着自己这儿飘,一丝一丝,一缕一缕,不激烈,却如同慢性杀手一般让人绝望。

这个孩子,不能留下,不要再让我重复!男人的脚步声踏在耳朵中。

慕苍泽!

林雨溪眼眶发红,迈开脚步想要去追,可男人的身影隐没入了模糊的视线中。迈开的姿势,久久不曾在的平地上。灵魂好似出窍一,大脑一片空白,嘴角两边都是麻的。泪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淋湿了地板,更打湿了喜讯。

因为没有孩子,承受了多少人的谩骂和嘲讽?如今有孩子了,去不能留住孩子。

张妈站在角落处,心疼得不知所措,偷偷地为这可怜的人疼惜,悄悄地摸着眼角的湿润珠子。

回到房间的林雨溪放声嚎啕大哭,她可以容忍他在外面有女人,只要不威胁她的地位她都可以当做什么都不发生,只要他每日能回家就行。即使他的爱,始终只是另外一个女人。可即便爱了别的女人,她其实也可以继续待在他身边,继续做他的夫人。

可如今,他却为了那个女人,不要她和他的结晶。那是孩子,那是无辜的,那是如同天使一般,值得任何人怜爱的。他怎么可以做出这么残忍的决定,他怎么能如此冷绝、残酷。

咬紧牙关,任由泪水肆流,打湿面容。狼狈的自己,多可怜,多可恶,多不争气。胡乱地拭擦眼睑处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干。颤抖地拿起手机,却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

看了通讯录上面的熟悉号码,手指不断地划过号码,每一个号码都停留一下,最后咬了咬牙,下定决定地拨通了自己父亲的号码。

爸……电话接通后,一下子就不知道要从何开口了。刚低声喊出一声爸,心中的悲凉涂上了厚厚一层委屈,爸,我想回家。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长时间,仿若隔了一个世界。许久,才发出声音,你生是慕家的人,死是慕家的鬼。嫁出去的女儿,就不要回来娘家了吧,在娘家,你已经是客人。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

我爸呢?刚说话的人是继母。

嘟嘟嘟……

听着被挂断的电话声,喉咙越发的紧,鼻头越发的酸,眼睛越发的涩。都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古话果然不假。受了委屈,想找个避风的港湾,却没有地方可去。眼泪一滴滴地打在膝盖上,发疼的地方却是柔软的心。

想要摁那串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号码,理智却告诉自己不能摁。招惹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在喜欢自己的人的面前现出可可悲的模样,其实就是在变相的希望得到对方的呵护。给别人渺茫的机会,是对别人的残忍,自己怎么能做出伤害喜欢自己的人的事情出来?

胡乱地抽出烟盒里的烟,火光一闪,烟雾袅袅。侧眼瞥见镜子,那如此娴熟地夹着烟女人是谁呀?何时开始,变得如此堕落了?

忍住心如刀割的蔓延感,走到化妆桌前坐下,强忍着泪水,倔强为自己画上艳丽大方的妆容离开慕家。

就在林雨溪离开之后没多久,慕苍泽就原路返回来到家中。不见林雨溪的身影,他闷着气去询问张妈。张妈朝着林雨溪的房间看去,眨了眨眼,想要和慕苍泽说一些良心话,可这些话却梗在喉咙,如何都说不出来。最后,她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慕苍泽冷着一张脸,一把踢开门,坐在床上,娴熟地抽取出烟。打起火机的瞬间,立马冷了脸。这烟盒,被动过。空气中,还弥漫着浓郁的烟味。火光摇曳过烦躁的面容,烟雾袅袅,化成了一缕缕焦虑。

在让林雨溪打掉孩子之后,他便去了公司,本想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却发觉自己完全心不在焉,无法集中注意力。脑海里不断浮现她扯出笑容,告诉他有了孩子高兴时候的场景。她小心翼翼伪装的轻柔,让他心里难受。

他爱的不是她,怎么能让她影响自己的情绪?越是回想那场景,心中就烦乱得仓皇。狠狠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上下齿无缝隙的咬合,脱口而出爆了句粗口:操他妈的!

女人真他妈的烦人!!!

她真以为她能离得开他???

两天过去。

林雨溪还是没有回家,而家里的房间里已经布满了烟头,男人浑身烟味,西装被烟熏得发黄。

他闷坐着,**发涩,嘴唇发燥。她竟然还没有回家!她以前都是准点回家的!两天过去了,她敢还没有回家???手中的手机,拿起又放下了不知道多少遍,可始终就是按不下去号码。

也不知道是气林雨溪没有给自己打电话,还是气自己如何都无法按下号码。

胸口积攒的怒火旺盛得他好似要自燃,随手抓起身边的东西,猛地一下粗暴砸向镜子。

砰——的一声,完整的人影,刹那化成了无数,一声烦闷的怒吼,让裂开的碎片猛然掉落,影子变得模糊不堪。

就在那一刻,到底还是按下了拨通键。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干涩沙哑的声音带着冷然。

听到慕苍泽的声音,林雨溪翕动着嘴唇,但想要说的话却都如同一根刺一般,卡在了喉咙。

你胆子真他妈的肥,两天了还不回家!你想永远都不回?我如你所愿!男人就像是一个发脾气的小孩,说着威胁人的话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