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道惊鬼神》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1 14:31

《道惊鬼神》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这里有!道惊鬼神讲述了陈楷白韵灵的精彩人生传奇,道惊鬼神小说主要内容:父母还以为他入魔了,急得团团转,陈父抽了一口老烟,差点将陈楷拉到县医院,幸好中途陈楷醒来,看了眼自己躺在三舅父家的皮卡车里,顿时一句“我没事”,让人调转方向,回了村子。陈父见他眼神清明,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眼中那担心却是少不了的。

道惊鬼神
推荐指数:★★★★★
>>《道惊鬼神》在线阅读>>

《道惊鬼神》精选章节

一个礼拜后,陈楷习练全秘传五禽戏,每天更换着不同的姿势,极为怪异。

父母还以为他入魔了,急得团团转,陈父抽了一口老烟,差点将陈楷拉到县医院,幸好中途陈楷醒来,看了眼自己躺在三舅父家的皮卡车里,顿时一句“我没事”,让人调转方向,回了村子。

陈父见他眼神清明,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眼中那担心却是少不了的。

他只当陈楷还没有放下心结,还在为被医院开除一事耿耿于怀,最后老父叹了一声,说道:“娃儿,想好今后要干什么没有?”

“爸?”陈楷愣了下,随后笑了:“我没事,你放心吧,至于我今后要做什么,我现在还没想好,但肯定不会让你跟妈吃了苦头!”

“你没事便好,我和你妈,也没多大心愿,就想有个孙子抱抱,要不,让你妈给你说亲去?”

“啊,老爸,这个相亲还是算了!”

陈楷落荒而逃。

如此半个月下来,陈楷朝习五禽戏,中午坐在院子老树下,抱着青囊经一阵狂啃,到了傍晚,他随意拿起些木头,拿着一把刻刀雕来雕去,但总没雕成形,比如雕了一条龙,便少了一双龙睛,雕了一尊弥勒佛,便少了副笑容,久而久之,父母也只当他玩耍,倒也没有过多在意。

晚上睡觉之前,陈楷又捧着逍遥游,对月观之,偶有所得,便觉心神清宁,各种烦扰消失一空,神清气爽。

又一天清晨,陈楷摆出一个鹤型姿势,对着朝阳吞了一口东方云霞,刹那间腹部间一片火热,一股热流噗通喷涌而出,沿着脊椎直冲天灵盖,通体暖洋洋的的。

“诶,这是……”

正沉浸在五禽戏的意境当中的陈楷,瞬间睁开眼,几秒后,那一股火热消失,与此同时,陈楷便觉浑身骨骼噼里啪啦的一阵炒豆子的声音,紧跟着一股恶臭从他身体传出。

“挖槽,好臭!”

陈楷自己都忍不了了,连忙钻到卫生间,冲了好几遍,洗下来一层层黑色污垢。

“难道,这就是古书当中所言的后天污垢,排出毒素,一身轻松?”

陈楷暗自瞠目结舌。

说来也奇怪,他现在还真的感觉浑身散发着力气,再仔细一看,我去,腹部间那一整块腹肌跑哪里去了!

取而代之的,是八块棱角分明的峥嵘腹肌,再往上面一看,两块硬邦邦的胸肌,线条流畅,简直太帅气了!

我去,这还是我吗?

陈楷感到震惊,他不过就是每天练练五禽戏罢了,居然练出了健美的功能出来?

洗完澡,刚走出屋子,陈楷看到父亲推着一车面粉,正准备往仓库搬去。

“爸,我来帮你。”

陈楷走过去,咬咬牙,刚提起一袋三十公斤的面粉,他原本以为要用些力气,哪想到拿在手上,跟白纸一样轻飘飘的的。

“怎么可能?”

陈楷目瞪口呆,下意识多抄了一袋面粉,还是没感觉。

再抄一袋,足足九十公斤的重量压在肩膀上,这下陈楷才稍微察觉到一丝重量,然后迈开步伐,走路甩风似的,轻松搬进了仓库里。

“是五禽戏的功劳!”

几分钟后,陈楷一口气不喘的将一车子面粉搬进仓库里,陈父只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后和陈母面面相窥,好半天没回过劲来。

“难道娃儿练得气功,真的有效?”

父母不知道什么叫做五禽戏,但一想这气功对娃儿身体好,日后陈楷再一练,父母两人便没了意见。

就这样,陈楷回了老家,有一个月了。

这大半月来,村子里有关陈楷的各种难听话都传遍了,最常听的莫过于陈家小子废了的结论。

往日,陈楷只要一回家,各种说媒求亲的媒人,都能踏破家里的门槛。

但现在不同了,有一次陈母刚透露点口风,对方一听是陈楷,立刻摇头,冷笑着转身就走。

还想要个黄花大闺女?

就你家小子那疯癫样,丢了工作,还赔了饭碗,谁家肯把大姑娘嫁过去?

对此,陈楷只是笑了笑,不以为然。

“妈,我在城里可是有相好的呢,美女一个,改天带回家给你看看。”

每当陈母着急的时候,陈楷便这个借口搪塞过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陈楷忘了省城的一切,就连留在医院的私人物品,他都懒得回去拿。

现在的他,整个人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气质。

眼眸如星,气质如风。

又一天,陈楷坐在老树下,手上捏着非命刀,一板一眼的雕着一块木雕。

他在雕一条龙。

比起一个月前,陈楷的木雕技艺增加许多。

像往常一样,陈楷将一条东方神龙的形体雕刻了个七七八八,最后留出一双龙睛没有完成。

“该读书了。”

随手将这一块木雕往地上一丢,陈楷转身走进屋子,开始研读逍遥游。

陈母走过来,看了眼地上的木头碎屑,嘟噜一声:“这小子,尽折腾这些木头干嘛呢。”

弯下腰,将一地垃圾扫干净。

以往陈母都是往村口的垃圾站一丢,但这次忙了点事,垃圾刚丢到家门口,一条野狗狂吠着跑来,一口撕掉垃圾袋,不一会,一块深色木头掉在了马路上。

“诶,这是一条龙诶,真好看。”

恰逢一个七八岁的小胖子经过,看到地上的木雕,眼前一亮捡起来,跟着爱不释手的抓在手上,屁颠屁颠的往村委大院走去。

小胖子叫陈歌,村长陈大军的儿子。

“爸,老妈让我来问你,啥时候回家吃饭啊!”

小胖子往办公室一声吆喝,吓得村长陈大军给贵客奉茶的手一抖,差点溢出水杯来。

“林总,抱歉啊。”

陈大军苦笑,看着眼前贵客,一个三十来岁的儒雅男子,这位可是省城富华集团的林斌,这次前来小河县,就是要在下面十几个村子考察,兴建一所招工达五百人的大型工厂!

这可是招商引资,利国利民的好事,这事要成了,还是妥妥的政绩,所以陈大军自然不敢懈怠,一听贵客来了陈家沟,立刻迎到村委热情招呼起来。

“呵呵,陈村长说笑了。没事的,把小家伙叫进来吧。”林斌很文雅的笑了笑,扶了扶眼镜。

“爸!”小胖子一进来,就盯上了招待客人的果盘。

“来,小弟弟,吃块西瓜。”

林斌笑眯眯的招呼着,突然,他神色一愣,盯着小胖子抓着的一件事物。

“小弟弟,你这个东西是哪来的啊?”林斌指着小胖子手上的木雕问道。

“我捡的。”

小胖子看着林斌瞬间换了一副凝重神色,一股威严气势浮现,顿时吓的小腿一抖。

“还不快把东西拿出来。”

陈大军还是有几分眼力的,当下让儿子交出木雕,瞄了一眼,嘟噜道:“这好像是个木雕?”

“林总,我们陈家沟有不少手艺人,估计是哪位老师傅随手雕刻的物件吧。”

林斌接过这块木雕,目不转睛的打量许久。

“林总,怎么,这木雕有问题吗?”陈大军愣了楞,不知道贵客什么意思。

林斌沉默了会,突然浮现一抹激动,他猛地抬头,问道:“陈村长,有毛笔吗?”

“有呀。”

取来一根毛笔,陈大军疑惑的盯着林斌。

林斌则拿起毛笔,蘸了蘸笔墨,随即深吸一口气,一笔点在了龙形木雕的左眼处。

哎呀!

下一刻,办公室里一道灵光闪过,陈大军和他的儿子瞬间吓蒙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小胖子一脸惨白,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陈大军还好点,但也是毛骨悚然,好半天看着林斌手上的事物,硬着头皮,颤声道:“林总……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直勾勾盯着林斌手上的木雕,一头真龙张牙舞爪,仿佛要吞噬自己一样!

“法器!”

林斌一脸呆滞,许久后发出喜悦的大笑,双手捧着手上的木雕,如有千斤,让他激动地神色涨红。

“这是一件真正的法器,想不到我林斌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如此宝物!”

“啊。”陈大军一愣,这木雕,先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真是高人啊!”林斌火热盯着手上物件,感慨道:“那位高人知道自己创造出一件法器,所以故意不雕龙的一双眼睛,要不是我曾经见过此类蕴含‘道韵’的法器,说不定还真会错过了!”

“不是吧,林总您就随便画了一笔这龙的眼睛,这玩意就好像活过来一样,有这么灵验吗?”

“这可不是什么玩意,而是法器!就这件真龙木雕,拿到港台那边拍卖,最少能卖出上百万的价格!”林斌不悦的瞪了陈大军一眼。

“什么!”

陈大军彻底蒙了。

好半天,他吞着口水,急迫问道:“那林总,你干嘛不将另外一只眼睛也给描上一笔呢?”

房间里一时安静得吓人。

许久,林斌脸上露出精彩的表情,最后全部化作一声苦笑,颤抖的说道:“我……不敢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