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安夏陆凛然》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1 12:01

《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安夏陆凛然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讲述了安夏陆凛然跌宕起伏的故事,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安夏陆凛然小说节选:看着女人欢快地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个房间的样子,陆凛然额头青筋直跳,直接拉住了女人的衣领,像拎着小鸡仔一样将人拎了回来。

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
推荐指数:★★★★★
>>《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锁婚秘爱落魄娇妻有点甜》精选章节

“你少自作多情了。”安夏瘪了瘪嘴,“还是A城赫赫有名的商业帝国太子爷呢,连一件衣服都不给人准备,说得过去嘛!”

感情还是他陆凛然亏待她了?

陆凛然嘴角直抽,“滚出去。”

安夏嘿嘿一笑,“恭敬不如从命。”

看着女人欢快地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个房间的样子,陆凛然额头青筋直跳,直接拉住了女人的衣领,像拎着小鸡仔一样将人拎了回来。

大而圆润的双眼,写满了无辜,一脸的明知故问,“怎么了?陆少爷,您叫我滚蛋,我就滚了,您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再滚一遍!”

陆凛然咬牙切齿,“你就穿着这个出去?”

“当然了,我这就去找陆老先生,让他看看他的儿子是怎么亏待他**妇的,连件像模像样的衣服都不给准备,简直没天理!”

看着陆凛然吃瘪的样子,安夏就觉得心情大好。

谁让他这么蛮横不讲理!

她昨天辛辛苦苦照顾了他一夜,结果今天一大早上起来,就变成她不安好心了!

明明就是他耍流氓,吃豆腐!

“安、夏!”陆凛然猛地贴近,用力地抓住她的脸颊,“我劝你,适可而止!”

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像眼前这个小东西一样不知死活!

人人都知道,他陆凛然在A城是只手遮天的存在,偏偏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

一想到那双白皙长腿会被别的男人看了去,陆凛然就恨不得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的嘴堵死,让她再也不能瞎逞能!

然而眼前的女人,却突然变了副模样。

抬着头,水眸荡漾,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昨天下雨,我帮你关窗,你却把我拉到床上,今天早上又连件衣服都没给我准备,我不穿你的,难道果体吗?”

一想到女人果体在房间里乱晃的画面,陆凛然脑袋更疼了。

长出了一口气。

算了,看在她昨天照顾自己的份上。

那双用力的手,缓缓松开。

“去打电话叫阿姨送衣服过来。”

“好!”

安夏心里比了个yes,转身欲走,却不料浴室外的地板沾了水,滑得如同打了蜡,安夏脚下一滑,身子一歪,就向后仰去。

慌乱之中,手边不知道胡乱抓到了什么东西。

安夏害怕得闭上眼睛,却没有预料之中那样疼痛。

睁开眼,只见男人放大的脸在自己的眼前。

唇与唇,不过一厘米的距离。

他的浴巾,被她无意中拽落,只余一点,堪堪遮住重点部位。

安夏腾地一下,脸颊通红,慌慌张张地想要爬起来。

却不料,被地上蔓延的水迹,又滑了一下,再一次朝着男人扑了过去。

温软的唇,仿佛还带着柠檬味的清爽。

这这这!这可是她的初吻!

安夏惊得瞳孔放大,挣扎着就要起身。

陆凛然却不知怎么,忽然伸手按住安夏的腰,死死地将人扣在自己怀里,半分动弹不得。

眼眸阴鸷,看向门外。

声音清洌,“看够了没有?”

白芸站在门外,表情有几分尴尬。

安夏这才注意到门口有人,忙不迭地想要站起来,又被陆凛然抓住了手腕。

那双鹰眸,闪烁着危险的信号。

“帮我围好。”

安夏险些一口血吐出来。

压低着声音,凑在陆凛然的耳边,脸颊红得快要滴血,“你疯了吧!有人在外面看着呢!”

“你是我的女人,有什么好怕的?”

那双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纤细灵巧的十指,轻轻松松地就将身下的白色浴巾,重新围在了身上。

两人站起身,衣衫不整,发丝凌乱,若说没什么,只怕也没人信。

安夏有些局促地想要解释,却被陆凛然牢牢地按住腰身。

肌肤相贴,一片火热。

安夏好不容易恢复的脸颊,再一次“腾”地一片通红。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啊……”

白芸终于咬牙出声,打破了室内的尴尬气氛。

她本来是打算揭穿这个冒牌货,万万没有想到,两个人看起来,好像并不是作戏。

难道,他真的这么快,就能把一年前的事,都忘掉?

无意中一瞥,忽然看见床上洁白的床单,心里的怨气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不禁扯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凛然,陆夫人的人选,总还是应该慎重些,可不是什么不干不净的女人,都能进我们陆家的门。”

同是女人,安夏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位继母是什么意思。

昨天的事情本来就没给安夏留下什么好印象,更别提,今天,她竟然还敢用这种莫须有的事,来侮辱自己。

安夏冷哼一声,勾勒唇角,“您说得对,毕竟这世道什么人都有,还有些女人啊,专门为了争家产,才踏入豪门呢,可不能让那些女人,污了您的眼!”

“你!”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样牙尖嘴利!

“哎呀,您瞧我这张嘴。”安夏故作后悔的模样,“我不是说您嫁给凛然的父亲是为了陆家的财产,我只是觉得,像您这样干净的女人,实在是不多了,真是值得我们这些后辈,一辈子好好学习啊……”

明明是称赞的话,落在白芸的耳朵里,就怎么都不是滋味。

感觉,好像她在讽刺自己,可是自己若是反击,就显得咄咄逼人。

白芸忍不住冷笑一声,是她低估这个**了!

好啊,就让她得意着,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没事,我也很久没有见到像你这么坦率的年轻人了。”白芸静静地看着安夏,眼神中却隐隐透露出怨毒,“一会儿去后花园一趟,菲儿在那里等你们。”

“砰”地一声,门被关上,室内再度落入一片安静。

安夏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自己聪明,要不岂不是白白被这个死老太婆占了便宜。

也不知道她什么毛病,怎么就看自己那么不顺眼?

安夏正想着,却忽然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力道,将自己压到了床边。

翻身,却被更用力的压制。

那双眼眸,充满了危险。

“刚才那些话,谁教你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